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网站首页 廉洁济宁 机构概况 专题专栏 纪律审查 图片新闻 教育基地 资料库 站内搜索
  当前位置: 首页廉政文化清风文苑
春风千里郁孤台
更新时间:2016-04-05 点击数:

  正是万物?#27492;?#30340;时节,馥郁的脐橙花香氤氲着大地,把赣州的山水浸染得春意嫣然。辛勤的耕耘者或疾走或徐歇,播撒着绿色和希望。他们如此沉醉如此满足,让我这个千里之外,从湖湘泸溪奔走而来的客人深深地艳羡。这时的我,既有游子的踌躇,又有赤子的感喟。心?#36763;?#29312;的主?#25628;?#25105;们直?#21152;?#23396;台。天下楼台亭榭,也曾登临?#22797;Γ?#25096;壁中苍茫有之,汪洋处寥廓有之,危崖间战栗有之。而揣度其名,这般震撼而又契合的,唯有郁孤台。郁者,深沉却不阴暗,凝重却不呆滞;孤者,风雨里独立,艰难处傲然。天地之间,凡有沸腾血性又想力求心境平和的,定然不应舍弃与郁孤台步趋相惜的机缘。

  今日的郁孤台不过三层十七米,没有唯我独尊的?#32536;潰?#27809;?#36763;?#20809;溢彩的妖娆,坐落在贺兰山的春色之中,轻灵而瓷实。她仿若久违的朋友沏了乡间好茶,凝望着你,?#21364;?#30528;你。就在随意的步伐中,当我们还在舒同的匾额里飘逸,还在辛弃疾的?#21152;?#38388;感怀,已然就在郁孤台的最高处了。面对春水长天,不妨把栏杆拍遍。这春水,是章江在涌动,直到视野的远处与如练的贡江汇?#24076;?#25104;为奔腾的赣江;这长天,无所拘束,容纳一切,几行?#23562;?#26159;她活泼的证据。?#23562;?#19968;直高飞,几分执着,几分闲适,把我们的目光转移到历史的镜像里去了。

  人间万物,水以柔取胜。?#36763;?#27700;,世界才灵动起来。智者乐水,?#25910;?#20048;山,中国人面对水,特别是流?#26102;?#33150;的江河之水,往往情趣盎然,勃发无限风骚。如此的风情,豪迈者有之,如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”;深邃者有之,如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;启迪者有之,如“竹外?#19968;?#19977;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”;自爱者有之,如“?#26159;?#21738;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。但是面对滔滔的水面,面对?#27900;?#30340;流势,更多的是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”的慨叹与哀愁,知者的哀愁,知者的慨叹。人生不满百,常怀千岁忧,?#27785;?#36870;流,我们?#31449;?#26159;沧海一粟而已。郁孤台呀,就与这样的水域相守,看江山更迭,品时代兴衰。仁人志士每每登临郁孤台,必感触家国,激奋自身,万物苍生,?#21152;?#31508;端。民族英雄文天祥曾任赣州知州,遂有《题郁孤台》一诗,云:

  城郭春声阔,楼台昼影迟。

  并天浮雪界,盖海出云旗。

  风雨十年?#21361;?#27743;湖湖城思。

  倚阑时北顾,空翠湿朝曦。

  由此再前推100年,我们并不陌生的辛弃疾于南宋淳熙二年(1175年)在赣州就任江西提点刑狱的时候,写下了著名的《菩萨蛮·书江西造口壁》,此?#26102;?#35465;为“慷慨纵横,有不可一世之概”,其云:

  郁孤台下清江水,中间多少行人泪。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。

  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江晚正愁余,山深闻鹧鸪。

  辛弃疾在动荡中漂泊了一生,忧郁了一生,还慷慨了一生,他的诗文正是命运遭际的全部注脚。于文中,他直抒多少?#21310;埽?#20110;武里,他总在挑灯看剑。令千年后的我们仍要感动的是,郁孤台上的辛弃疾总是北望,不曾有过太多的幽怨,执着于理想,?#39029;?#20110;正义。他沉雄勤勉,还砥砺前行;他不与流势为伍,还不遗余力地挽扶他人。

  1178年,辛弃疾还是这方郁孤台上的辛弃疾。此时,他的视角,他的?#21490;?#31455;在冥冥中触?#26263;?#20102;“濒之武水”的泸溪县,为武陵山脉里的这个弹丸之地留下了惊鸿一瞥。这年,张栻任荆湖北路安抚使,颇?#34892;?#24515;壮志,因此力请“知其豪杰,熟其?#38382;?rdquo;的范南伯从金?#33487;?#39046;区来担任泸溪县令。辛弃疾正是范南伯的妹夫,两人“皆中州之豪,相得甚”,可谓?#24066;?#30456;惜。当时辛弃疾已离开赣州转任湖?#21464;?#36816;副使,很希望范能出仕荆湖之地。而范南伯很想学陶渊明去躬耕南亩,采菊东篱。一以贯之以天下为己任的辛弃疾当然怒其不争,于是借祝寿的机会,写下了用心良苦、气势磅礴的《破阵子·为范南伯寿》,泸溪两字赫然出现,词曰:

  掷地刘郎玉斗,挂帆西子扁舟。千古风流今在此,万里功名莫放休。君王三百州。

  燕雀岂知鸿鹄,貂蝉元出兜鍪。却笑泸溪如斗大,肯?#38597;?#20992;试手不?寿君双玉瓯。

  在这首镗鞳大声的词里,辛弃疾信手拈来,要范南伯向本家里胆识才智出众的?#23545;觥?#33539;蠡学习,敢于赴时艰,挡国难,拼就一番功?#25285;?#26356;不要错误地以为县令职位低小,泸溪又地处偏僻就难以作为。辛弃疾鼓励范南伯在泸溪一试身手,把泸溪治理好后再图更大的空间。如果我们查阅泸溪县志,后来范南伯的确到泸溪担任了两年县令,政绩似乎无从考证。但是,其他史书里记载的范南伯后来倒是“治官如家,抚民若子”,极受百姓拥护。不难看出,受到辛弃疾激励后的范南伯从泸溪开始走出?#25628;?#20029;人生的跬步,很小?#26149;?#22362;实。

  站在郁孤台上,千帆远了,万木皆已盎然春意,我久久不愿离开,不为愁绪,不因感伤。在伟大的时代里,我们无非是平凡的一员,却往往怀有愧疚甚至彷徨,怕?#20960;?#20102;光阴,怕亵渎了俸禄。春风浩荡,似乎泸溪依稀可见,似乎柑橘摇?#39134;?#23039;。千里之外,远山如黛,沅水悠悠,勤劳的人们在自由劳作。我想,或许辛弃疾的目光亦一如既往地穿透时空,关注着郁孤台,眷顾着不以千里为远的泸溪吧。(王庭坚)


中共济宁市纪律检查委?#34987;?济宁市监察委?#34987;?#29256;权所有 ?#36212;感蠔牛?#40065;ICP备09087714号-2

鲁公网安备 37080202000278号


幸运农场开奖结果记录